皇冠 [分享]Arata Isozaki丨反建筑史才是真正的建筑史

皇冠 报导:
标签: 当代艺术博物馆 建筑设计师 建筑人物 矶崎新(Arata Isozaki),日本建筑师、后现代主义建筑设计师、城市规划师与建筑学者,2019年度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 在同时代的国际设计师中,作为一个有远见卓识的人,日本战后最具影响力的建筑师Isozaki,因在二战后创造了东西方社会之间的对话而受到赞誉。 ▲ Oita Prefectural Library  Isozaki拥有深厚的建筑历史和理论知识,并对先锋派充满热情。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他的作品就反映了他的前瞻性思维方式、对“空间艺术”的高度投入以及跨国方法论,包括重建家乡大分医疗大厅和大分县图书馆等项目。 注:大分图书馆已经搬迁,现在为大分艺术广场,但是建筑已经被矶崎Arata自己深思熟虑地转变成一个“艺术综合体”——一个独特的环境,建筑师能够引领他们的建筑进入它的下一个生命。 在西方文明传统上影响着东方的时代,Isozaki是首批在日本以外建造建筑的日本建筑师之一,他的建筑——受到他的全球公民身份的显著影响——真正国际化了,”凯悦基金会(Hyatt Foundation)董事长汤姆•普利兹克(Tom Pritzker)表示。“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里,建筑需要这种交流。” ▲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直到今天,Isozaki的建筑没有固定的风格,并永远给人们惊喜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寻求重建时,日本在建筑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 Kitakyushu Central Library    “我想通过自己的眼睛看看这个世界,”Isozaki说。所以在我30岁之前,我至少环游了10次世界。我想感受不同地方人们的生活,在日本境内广泛游览,但也去了伊斯兰世界、中国深山中的村落、东南亚和美国的大城市。我试图寻找这样的机会,通过这种方式,我不断地问自己,“什么是建筑”。Isozaki ▲ Tsukuba Center Building   Isozaki的第一个国际委员会是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1981-1986)。充满争议和地理上的挑战,红色的印度砂岩建筑被建筑师的规模意识所决定,通过体积的组合,同时采用金色配给和阴阳理论贯穿始终。该建筑代表了东西方关系的互补性。 ▲ Art Tower Mito    Isozaki的作品涵盖了从乡村到高科技的描述;然而,他从不跟随潮流。他在20世纪60年代早期的“空中之城”项目证明了这一点——它是对城市新愿景的早期探索,展现了一个盘旋在传统城市之上的多层城市。 ▲ Qatar National Convention Centre   此外,他将普遍性与当地特色结合起来的敏锐能力在日本岐富的陶瓷公园Mino(1996-2002)等项目中表现得尤为明显,这是一座陶瓷博物馆,坐落在层叠的山谷中,保留了周围的植被,同时通过室外露台、观景台和俯瞰空间作为地形的延伸。他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为1992年夏季奥运会设计的Palau Sant Jordi(1983-1990)建筑,采用了加泰罗尼亚的穹顶技术,而倾斜的形式则受到了佛教寺庙的启发。 ▲ Ceremonial Court in Education City, Doha Qatar     Isozaki他认识到建筑的需求既是全球性的,也是地方性的——这两种力量一个挑战。”“多年来,他一直在努力确保世界上那些有着悠久建筑传统的地区不局限于这种传统,而是致力于传统文化的传承与传播,同时向全世界其他地方学习。” ▲  上海喜马拉雅中心 参考资料  https://www.dezeen.com/2019/03/05/arata-isozaki-architecture-projects-pritzker-prize/ https://www.middleeastarchitect.com/42375-10-buildings-by-pritzker-prize-2019-winner-arata-isozaki https://divisare.com/authors/2144638821-arata-isozaki 来源网络,内容仅做学习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黄金城网址_新黄金城网址_新黄金城hjc